总有些人会特别不可思议得将我当做无所不能。

当他们发现我并不是无所不能时,他们又会特别痛心疾首得将这一切怪罪于我。

这是世界唯一能向我保障的无所不能。

刚刚看了一下,写过的tkk/ktk里热度最高的是那篇各种求婚梗组成的小短文,热度是75。

热度过20,我就乐开花了。

希望明年写的ktk热度能过20吧。

这是我这几天写过的最具文学感的一张明信片了。

已经连续几天没法把安稳的睡眠困在我身边了。

在漫无目的的夜里,我一直在脑子里敲打键盘,很多篇在我计划里的那些。

2018年最后一个月了,我热度最高的那篇足球圈同人(胡花胡)依然没有完坑的迹象。

我还打算明年出袁许的同人本呢。


PS:这首歌我希望可以用于我将来的葬礼上。

或许哪天会用剧本的方式写篇同人,还会加点背景音乐。

同人文作者应该屈服于读者们的要求还是坚持自己的风格,主导与读者互动的游戏?

昨晚做了一个梦,醒来之后记得内容,剧情很适合写成文。

A是个孤儿,后来被B领养了一段日子,因为某些原因,B不能继续照顾A了,就把他交给了C。

但是A和B还是保持联系,C把A也照顾得很好。

在联系中,A和B的感情起了变化(这时A已经成年了),C也知道了,就去和B谈论这事,A也在场,他坐在车里,B走了过来,他问A愿不愿意搬过去和他一起住,他想和他试试看。

后来两人住在了一起,但还是分房间住的,A还是睡在他以前的房间。

后来梦就醒了。

安东尼奥尼在1972年拍的纪录片《中国》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dz_KUdbtPVSFXBatF9MZlA 

提取码:5z1h


买了本黄锦炎的《百年孤独》译本,黄锦炎翻译对时候其实国内并没有得到正式的马尔克斯作品的授权,马尔克斯上世纪来到中国发现国内充斥着他的盗版作品于是一气之下发狠话150年内都不会给中国授权,南海出版社居然在11年搞到了他作品的正式授权。

我以为自己和BoJack一样丧,可是他有带泳池的豪宅,想到这点我就更丧了。

“天下为公我为母”

这是啥超出宇宙界限外的歌词哦?蠢到自带4D杜比效果了。


“林深时见鹿,梦醒时见你”

鹿:“你有事吗?”


“铁马冰河入梦来,铁马是你,冰河也是你”

铁马&冰河:“请别随随便便给我们改属性,谢谢!” ​​​要是陆游知道这句被改成了这样搞不好会气得改名为陆泳了。

在油管上下了皇后乐队在1985年Live Aid上的演出,1080P的,也转成了音频,度盘: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LfBZDD7D8IbwgzfS-Yyc4g 

提取码:a2e3

不知道《波西米亚狂想曲》会不会在内地上映。

Wham!是第一支来大陆开唱的欧洲摇滚乐队,据说当时英国那边一开始打算推Queen来的,Wham!的经纪人知道后想办法换成了Wham!当时能去现场看演出的我想都不是一般家庭的人,崔健和窦唯也都在现场。如果当年来的真是Queen,不知道会是如何对一番景象。


 @摘纪录 

上海在下雨,火漆的黄色像是明亮的阳光。

明信片的质感很棒!

谢谢!

大都会博物馆日历。

这对好像一点粮都没有!

又嗑了对冷cp

阿不思.邓布利多×纽特

抑郁症患者再度被消费一次。

善良很美好很可贵,所以请不要欺骗利用善良。

循环播放着波澜壮阔音乐的我写不出波澜壮阔的文字。

当我跨过沉沦的一切

向永恒开战的时候

你是我的军旗

               ————王小波

摘纪录:

能把某个目标当作旗号高高地举起,总是一件非常美妙的事情。不问年龄几何,不问身处何地。
——村上春树《我的职业是小说家》


感谢推荐

今天打开一看,笔舌断了。


老天呀,我究竟做错了什么,你要这么惩罚我!!!!!


年龄差就是我们在群里聊起Westlife,有小朋友问这是什么。

女孩喜欢上一个非常冷门的男星,所以她大胆地在网络上宣告他们是情侣。

可再冷门还是有人认识的,于是某天她的谎言被戳穿了,男星也知道了。

男星开始暗戳戳让女孩知道自己的行踪,渐渐由他开始主导偶遇,因为他很享受这种被人当作甜蜜幻想的滋味。

后来他们真的恋爱了,只是感情维持地并不久,因为这种光明正大的恋爱在他们看来都少了那份幻想的刺激,于是最终分手,但还是保持着不可告人的幻想,这于他们才是真正的爱情。

快活的纪念品

我自己越看越喜欢

( ͡o ͜ʖ ͡o)

爆炸中的水母:

*团长的首播是在2009年,《突然好想你》出自五月天在2008发行的《后。青春期的诗》



梳着羊角辫的丫头拿着艳丽的宣传单撞开孟烦了家的木门,他看着那两扇摇摇晃晃的破木头叹了口气,“丫头啊,你怎么还和你曾奶奶一样笨手笨脚啊,我看该叫你二醉。”


那丫头仍旧是兴匆匆的,丝毫不见她对那两扇即将告别人间的木门有任何的愧疚,“孟爷爷,镇长说这个月会有个从台湾来的歌舞团来我们这里演出喏。”


孟烦了对海峡对岸的流行歌曲的印象依旧停留在邓丽君那个年代,当身边的女娃娃边唱着“把你的心我的心串一串”边做着...

1 2 3 4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