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活的纪念品

我自己越看越喜欢

( ͡o ͜ʖ ͡o)

爆炸中的水母:

*团长的首播是在2009年,《突然好想你》出自五月天在2008发行的《后。青春期的诗》




梳着羊角辫的丫头拿着艳丽的宣传单撞开孟烦了家的木门,他看着那两扇摇摇晃晃的破木头叹了口气,“丫头啊,你怎么还和你曾奶奶一样笨手笨脚啊,我看该叫你二醉。”


那丫头仍旧是兴匆匆的,丝毫不见她对那两扇即将告别人间的木门有任何的愧疚,“孟爷爷,镇长说这个月会有个从台湾来的歌舞团来我们这里演出喏。”


孟烦了对海峡对岸的流行歌曲的印象依旧停留在邓丽君那个年代,当身边的女娃娃边唱着“把你的心我的心串一串”边做着统一的手势时,他在唱“甜蜜蜜”,当身边年轻气盛的男娃娃耍着并不存在的双截棍哼哼哈嘿时,他在用他那台老式的录音机放着“任时光匆匆流去,我只在乎你。”


孟烦了拖着他那条不听话的腿走向屋前的藤椅,像是没听见张姓丫头话里话外的邀请,“呵,还台湾歌舞团呢,保不齐是从福建来的一群滥竽充数的。”


丫头急了,“孟爷爷,你到底陪不陪我去嘛!”


“我有个上海的朋友,每回激动到要痛哭流涕的当口我们这群人都会听见一首极其刺耳的歌,恨不得把白眼翻到天上去,你要是愿意听我这个老头子唱完呢,我就陪你去。”


丫头搬了个凳子坐到了孟烦了边上,她托着腮帮子眼巴巴看着孟烦了,“我都还没听过老上海的流行歌曲嘞。”


孟烦了学起了黄莺莺的嗓子,做起了阿译的姿势,细细呀呀从他心底里一丁一点地往外挤。


这天的小镇很热闹,孟烦了看见了许多他熟悉的不熟悉的人,舞台布置得就和宣传单那样俗气,俗气得相得益彰。


来自对岸的同胞们说了很多话,话多到孟烦了都没法打瞌睡了,等到开始表演了,他又被吵到没法打瞌睡了,甚至连大脑放空播放邓丽君的机会都没有。


渐渐的,孟烦了听见周围的期待变成了失望,他听见一个女娃娃说到了一个月份,女娃娃好像受到了欺骗,他又听见一个男娃娃说他有这个月份的唱片,男娃娃的嘚瑟炫耀好像足以弥补他受到的欺骗。他看着坐他身边的丫头。


那丫头还是全神贯注,她说:“既来之则安之咯,就当听他们在唱尅踢维。”


孟烦了没心思去纠正这丫头的发音,本来应该在他脑子里的邓丽君此刻也不见了踪影,因为他听见舞台上那个福建人唱了一句话。


他发现死啦死啦阴魂不散的能耐还挺大,出现在抗战老片里还不够,都能跑到台湾的流行歌曲中去,想着想着从心里泛到了嘴角的笑纹又长出了许多细小的分支。


他很快就把这首月份唱的歌赶出了脑子。


先前在舞台上的福建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孟烦了的跟前,手上还拿着朵不知从哪里变出来的花。


孟烦了咧开已经没剩多少颗牙齿的嘴巴,乐呵呵地接过了这朵假花。


希望真是个快活的纪念品。


他看见站在人群之外的龙文章朝着他点点头。


他是如此感激这个让他把家安在禅达的人。


他是如此想念他的团长。

评论

热度(12)

  1. 查拉图斯特拉没说过爆炸中的水母 转载了此文字
    我自己越看越喜欢 ( ͡o ͜ʖ ͡o)